17岁归国留学生向工作人员泼开水:我未成年不怕警察


他表示,中国本土疫情传播已基本阻断,但仍面临应对零星散发、局部暴发和境外输入的风险。中国将在做好自身疫情防控的基础上,继续向有关国家提供力所能及的援助,也希望有更多力量参与到国际抗疫援助中来。

外交部副部长罗照辉表示,在中国疫情严重时,美国朝野,包括一些公司、民间、华人、华社给中国提供了很多支持和帮助,美国领导人也多次公开积极评价中国疫情防控工作和中美相关合作。

国家国际发展合作署副署长邓波清介绍,目前中国已分四批对89个国家和4个国际组织提供抗疫援助,现正在制订第五批援助实施方案,“此次对外抗疫援助是新中国成立以来,援助时间最集中,涉及范围最广的一次紧急人道主义行动。”

邓波清说,中国确定提供抗疫援助方案时,主要考虑以下几个方面的因素:第一,当地疫情的严重程度、当地医疗卫生条件和医疗物资缺乏程度。第二,有关国家向中方提出的具体援助需求。第三,中国政府自身所具备的能力。

从援助方式看,包括医疗物资援助和医疗技术援助两种形式。援助物资主要包括检测试剂、口罩、防护服、隔离眼罩、额温枪、医用手套、鞋套以及呼吸机等诊疗设备。医疗技术援助主要采取派遣医疗专家组的形式,开展经验交流,提供诊疗建议。此外,许多中国地方政府、企业、民间机构和个人也参与到对外援助行动中。

根据英国和意大利现有的新冠病例数据,该团队运用易感传染恢复框架(SIRf)模拟了3种可能情景下两国的感染情况。

从地域分布看,中国向28个亚洲国家、16个欧洲国家、26个非洲国家、9个美洲国家、10个南太国家提供紧急援助。

从援助对象看,既包括疫情较为严重的国家,也包括公共卫生体系和防疫能力较为薄弱的国家,还包括欧盟、非盟、东盟等国际组织。中国响应世界卫生组织筹资呼吁,向其提供2000万美元捐款,用于增强有关国家防疫能力、加强公共卫生体系建设等指定用途。

“最近一段时期,由于美国一些政要采取了一些污名化做法,一些不当言行,的确是损害了中美合作抗疫的努力,损害了中美关系的氛围。这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。”罗照辉说,他们挑起的一系列诋毁、抹黑中国、损害中国利益的言行,激起中国人民的愤慨,中方当然要作出必要的回应。

对于新冠肺炎源头之争,罗照辉认为,这是一个科学的问题,需要听取专业、科学的意见。